币价20天暴跌44%,以太坊还能再度崛起吗? 以太币最新

以太币(ETH)是以太坊(Ethereum)的一种数字代币,被视为“比特币2.0版”,采用与比特币不同的区块链技术“以太坊”(Ethereum),一个开源的有智能合约成果的民众区块链平台。

牛市中,无功即为过。没人预料到,这场开始于5月初的牛市,最终成了比特币的独自狂欢。而以太坊等公链,则几乎错过了这场盛宴。

在币价之外,以太坊也面临着空前的危机。面对层出不穷的新对手,以太坊的性能早已落后。而它的扩容计划,仍遥遥无期。

在外界关注中,V神甚至提出,要借力BCH实现以太坊短期扩容。这样的权宜之计,被人解读为“寄人篱下”。

2019年6月27日,以太坊价格报366美元,达到近期高点。这一价格较此前历史低位上涨352%,是此前历史最高位的25.7%。此后,以太坊价格开始回调,最低报于192美元,较6月27日高点相比跌去44%。

按照相同的统计规则,同样在今年6月27日,比特币价格报13968美元,触及近期高点。这一价格较此前历史低位上涨341%,是此前历史最高位的70.3%。此后,比特币价格开始回调,最低报于9056美元,较6月27日高点跌去35.2%。

不难看出,相比于比特币,以太坊“收复失地”的程度十分有限。此外,在达到近期高点后,以太坊还出现了更惨烈的回调,价格甚至接近腰斩。

许多以太坊投资者因此深感失望。“BTC涨,ETH按兵不动;BTC跌,ETH应声下跌。”有人调侃道。

在一些以太坊的坚定信仰者眼中,比特币的涨势甚至成为了以太坊币价低迷的原因之一,“比特币上涨,把整个币圈的血都吸光了”。

猜测并非空穴来风。近期,多位投资者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面对ETH的颓势,他们已经将ETH抛售,转而投资比特币等近期表现更加稳健的币种。

事实上,2019年年中的这一场小牛市,已经成为了比特币及其分叉币的狂欢。BTC领涨,BCH、BSV等分叉币紧随其后。此后,多个平台币也应声上涨。然而,以ETH为代表的公链币种,在这场小牛市中的表现,却并不亮眼。

在ETH之外,市值排名前三的公链项目EOS、TRX、ADA,近期高点价格也仅分别相当于历史最高价的37%、18.2%、8.7%。这样的成绩,在近期的币市行情中已落后于其它主流币种。

“ETH币价疲软的根本原因,是他们那一套逻辑在币圈不吃香了。”数字货币投资者张伟祺指出。

在他看来, ETHEREUM 作为币圈市值Top 2,比特币靠的是永不增发带来的稀缺性,有人将其视作储值工具;而以太坊画的大饼,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区块链生态——“全球计算机”。

与比特币不同,以太坊不设发行总量,每年增发。其代币的定位,则是充当挖矿激励与DApp运行的“燃料”。“即便中本聪消失了,比特币仍然生生不息。而以太坊则需要V神不断提振投资者的信心。”张伟祺表示。

作为第一代公链平台,以太坊是智能合约与DApp概念的提出者。以太坊的币价,也与其生态息息相关。然而,以太坊近期的技术进展与生态建设却鲜有亮点。其币价表现平平,也在意料之中。

如今的以太坊,已经完成了进入“宁静”阶段的最后一次硬分叉——“君士坦丁堡”。按计划,“宁静”阶段的以太坊,即将转向全面的PoS化。而在眼下的过渡期,如何权衡各方利益,并提升平台性能,成为了摆在以太坊团队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本月13日,V神在以太坊论坛Ethresear.ch发布了一篇有试探意味的文章——《BCH:以太坊的短期数据可用层?》。在文章中,V神指出,BCH有大区块设计、低廉手续费与友好的社区环境,可以成为以太坊的“短期数据可用层”。

所谓“短期数据可用层”,即指以太坊在实现其10M/s的远期目标前,先利用BCH的大区块容量,存储一部分以太坊平台的数据。而在未来,以太坊仍将会依靠自身力量实现数据的自主性。

此前,V神曾在BCH与BSV的分叉大战中力挺BCH,BCH社区应该也不会吝惜这一顺水人情。然而,V神的这一主张,仍然遭到了以太坊社区部分成员的批评。

以太坊用户体验设计师avsa直言不讳地指出,V神的这一想法更像是个“不合时宜的愚人节玩笑”。而在许多海外社群,也有无数的投资者吐槽,以太坊作为最早、最主流的公链平台,如今竟沦落至需要“寄人篱下”的境地。

在性能上的焦虑,暴露出了以太坊的第二大危机——层出不穷的新兴公链,正在逐渐挤压以太坊的生存空间。

DAppReview数据显示,与新兴的EOS、波场等公链相比,以太坊在活跃用户数与交易笔数上已被碾压,交易额也不占优势。唯一能维持以太坊市场地位的,只剩下多年积累的DApp数量。

事实上,早在2018年,EOS、波场就在用户与交易数量上超越了以太坊。它们在性能上的优势也更加明显。秒级确认的特性,让这些公链平台受到了许多C端DApp,特别是博彩类DApp的青睐。而这些强势崛起的新公链, 以太币价格走势图 都对以太坊生态产生了冲击。

在以太坊之外,EOS、波场等公链平台已经通过牺牲一部分去中心化的手段,实现了相对较高的TPS。然而,在这些公链平台上,大多数DApp仍然是博彩类应用。“就像网络赌博不可能催生出BAT一样,博彩DApp也无法支撑其公链的未来。”某钱包从业者对一本区块链表示。

在许多区块链从业者眼中,DApp经历多年发展,至今仍未出现现象级的C端产品,或足以改变行业的B端应用。因此,许多人不再看好DApp生态,而是认为公链的希望,在于新兴的DeFi行业。

然而,眼下DeFi行业仍处于早期阶段,暂时难扛大旗。“DApp至少还是区块链玩家们‘自主创业’,而DeFi则需要区块链获得传统金融市场认可。”某TokenFund投资经理罗子昂对一本区块链表示。

“在现在的区块链行业,与平台币、稳定币甚至挖矿这样的传统业务相比,公链都显得太不‘性感’了。”他说。

按照以太坊的既定路线,它将在2020年全面转向PoS机制,并引入分片、零知识证明或侧链扩容协议,以实现性能与隐私性的大幅提升。

但在这些领域,包括EOS、波场甚至IOST在内的多种公链竞品,似乎走得更加靠前。在PoS机制、社区治理与Staking生态上,上述竞品都已经进行了一定探索。

在2018年10月的第四届以太坊开发者大会上,V神曾经宣称,以太坊2.0的处理效率将比现有版本高出1000倍。

“这将让以太坊成为真正的世界计算机,而不是像1999年的智能手机一样,只能勉强玩一下贪吃蛇。”他说。

“1999年的智能手机”,是V神对现有以太坊版本的评价。事实上,目前的公链平台,也大多如此。

“现在,TokenFund早就不看公链项目了。”罗子昂指出。“逻辑很简单:大家都知道在2009年投资智能手机,会让自己成为先驱;而在1999年投资智能手机,则只能成为先烈。”

在他看来,尽管目前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,仍处于价格上升周期,但区块链的“大繁荣”,仍未到来。

“从2017年下半年的大牛市中不难看出,整个行业真正的繁荣是百花齐放,而不是一枝独秀。”罗子昂表示,“一个可以量化的指标,是2017年牛市巅峰时,比特币在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市值占比仅为32%。而现在,这一数字高达65%。”

“从另一种视角来看,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, 今日以太坊行情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